狂花病叶

名字是狂欢 是个反派
画师 学生 百合 acg
一人之下 clx 中v j3 古风 原创 D5

做了一个小女儿的钗子,手手疼!手残照例焊接被烫。

立个flag。再熬夜就暴毙街头

(⌒▽⌒)

“今天我就要带她走。这是我师姐。不是你师姐!”

幸福。下午应该可以画完

雨和灯光,风跟热茶,夜色和我,你都不要错过比较好。

雨下也下个没完。天色阴气沉沉,好似个风烛残年行将就木的卧病老者。竹林深处两人款款行进。


洛鸿停住脚步,“就送到这里吧。”她说。脸上血渍混着雨水冲刷而下,眼底是掩不住的疲惫倦色。魏展眉望着洛鸿那双失去昔日神采的眸子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
沉默良久,偌大的竹林里只有雷雨声,一把油纸伞下只有相顾无言。此时也只有什么都不说才来的更好。


“魏展眉!”这是洛鸿第一次直呼她姓名,四目相对。“多谢你送我这一程,你我就此别过吧,有缘江湖再见。”她一笑一揖,转身从容地走进大雨里、走进溶溶月色里去,衣衫湿透,未曾迟疑一星半点,也未曾掸去满身满面尘色仆仆。










【置顶】

好好画画

多多读书

早睡早起

不要吃瓜

少管闲事

拒绝撕逼


画画的第二个年头,希望梦想中的那一天不会太远。

腿个。对的我又开始接稿子画头像了

【故人组】

都该是记忆中最美好的样子,在那一切还未发生前。


温雪凝那时也曾无知年少,一颗心满满当当都是对说书人口中郎情妾意的羡慕, 她就在那样一个天光正好风和日丽的下午,举着半块梨膏糖走出茶馆,转角处遇到了魏展眉———彼时年少,哪有什么艳名远播的姽婳阁主,又何来十恶不赦、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头魏展眉。


可时光终究是最残酷的东西,时隔经年,物是人非。温雪凝现在唯一能做的,只有想着那些琐碎往事,细数曾经与她一同经历的悲喜。


魏展眉啊魏展眉,这些年都过去了,你可对我还留有一星半点儿的真心?


“茶凉了…夕颜,去换一盏吧。”